环亚返水高达1.0%: 金改实验室

订阅

我们专注于为你聚合地方金融改革、新兴金融业态等金融创新相关的信息,希望能成为对你有用的“金融创新灵感集散地”。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2

曾经有一度,我研究每个人的行为方式和偏好喜恶,只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认可我,赞许我。我害怕做局外人。
一路走来,也有目光如炬的人戳破我虚假的皮囊:“你假得不得了?!蓖?,我就会狼狈地落荒而逃。
我对每个人笑眼盈盈、曲意逢迎、虚与委蛇,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待人处事的方式,说来讽刺,我还一度为自己深谙此道而得意洋洋。
我想:众生皆虚伪,我只是选择了比较体面的虚伪方式。对于这种怪异的心理,我也曾经迷惑顿生,但最后,简简单单的一句“人嘛,都有阴暗面”便足以消解。
同时我坚信,一旦有人没事找事,致力于闯进我的世界,剖析我的人格,他们会惊呼我的造作,讶异于我深不见底的黑暗,然后毅然决然地离开。
“一旦知道了真正的我是怎样的人,他们就会离开我?!?br/>——很可笑,对不对?
但这样的桎梏真真正正盘踞了我的思想二十余年。
我是一个怪胎。这是我对自己最中肯的评价?!拔裁次艺饷雌婀??为什么就我一个人这么奇怪??”
所幸,现在我明白,我的这种“心理残疾”还有个专有名词:微笑型抑郁症。
像漂流了20多年的心终于有了归属:我不是怪胎,我只是有病。
——真的,这让我欣喜不已。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