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下一页
问卷调查
申请成为澎湃号
推荐关注 全部>>
申请成为澎湃号
湃客精选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

曾经有一度,我研究每个人的行为方式和偏好喜恶,只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认可我,赞许我。我害怕做局外人。
一路走来,也有目光如炬的人戳破我虚假的皮囊:“你假得不得了?!蓖?,我就会狼狈地落荒而逃。
我对每个人笑眼盈盈、曲意逢迎、虚与委蛇,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待人处事的方式,说来讽刺,我还一度为自己深谙此道而得意洋洋。
我想:众生皆虚伪,我只是选择了比较体面的虚伪方式。对于这种怪异的心理,我也曾经迷惑顿生,但最后,简简单单的一句“人嘛,都有阴暗面”便足以消解。
同时我坚信,一旦有人没事找事,致力于闯进我的世界,剖析我的人格,他们会惊呼我的造作,讶异于我深不见底的黑暗,然后毅然决然地离开。
“一旦知道了真正的我是怎样的人,他们就会离开我?!?br/>——很可笑,对不对?
但这样的桎梏真真正正盘踞了我的思想二十余年。
我是一个怪胎。这是我对自己最中肯的评价?!拔裁次艺饷雌婀??为什么就我一个人这么奇怪??”
所幸,现在我明白,我的这种“心理残疾”还有个专有名词:微笑型抑郁症。
像漂流了20多年的心终于有了归属:我不是怪胎,我只是有病。
——真的,这让我欣喜不已。

12

坚持上班第二个月的时候,领导请我去她的办公室,问我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我说没有。她说一定有,要不就是泌尿方面的问题,不然为什么我每隔半小时就要去一趟厕所。
我只能一边点头一边啪嗒啪嗒掉眼泪,觉得真TM丢脸,一点也不像是个处变不惊的成年人。
那时候,我无意间知道了很多公司里的肮脏和龌龊,也知道同事间早就流言四起,不少人一早给我铺垫好了不少悲惨故事,其中最耐人寻味的是我未婚先孕,被迫流产,又被男方无情抛弃的桥段。
我也懒得去辩解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我已经尽我的全力去掩盖我的绝望,我尽量沉默,尽量不动声色,尽量保持原样,尽量缩成毫不起眼的一角,我甚至每隔半小时去洗手间,处理我动不动喷涌而出的眼泪,然后悄悄摸摸飘回工位,但他们还是察觉到了我的异样。
——可能抑郁就是能不知不觉地渗透人的骨血,让人们看到这个人就会想“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幸?!?br/>后来,由于一系列急转直下的恶化,我被迫住院,对公司谎称“心脏问题”,拒绝了所有人的探访。
期间,我的好朋友替我去公司办理病假手续,意有所指地告诉公司:就是因为这荒谬的谣言,导致我受到刺激,一病不起。后来她越说越激动,气不打一出来,破口大骂要把我的公司以诽谤罪告到破产。
———我就是这样丢掉我的工作的。
现在想起来只觉得,你不要的东西,甚至深深毒害你的东西,当然是丢了好,你要是因为心存最初的感念而有点舍不得丢的话,总会出现点什么东西,逼你去丢掉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