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鑫
反传销专业人士

澳门巴黎人下载:我曾在传销组织做了3年头目,关于传销骗局的内幕故事,问我吧!

2010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好友骗进传销组织待了三年。我曾对“两三年回报一千万”的谎言信以为真,也曾教唆下线如何去坑害新人,工作基本围绕一个字“骗”,三年间一度通过努力当上了传销组织“老总”。往事不堪回首,幡然醒悟之后才走上了反传销之路,从劝解自己“下线”开始,8年间劝500余人脱离传销组织,开启了我的赎罪之路。
为何说传销是财富的“无底洞”?哪些传销手段可以提前了解和辨识?传销组织内到底是怎样的运作逻辑?我是曾经的传销头目、如今的反传销卫士陈鑫,关于传销骗局的内幕故事,问我吧!
80
目击 17小时前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8个回复 共1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陈鑫 13小时前

当您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明您没有接触过传销,不太了解传销,当然提出这个问题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第一个问题,我不找传销家属,更不是让他们出钱来找我,天底下传销千千万,我只知道每个城市都有很多的传销,具体都有谁在参与传销我不知道,谁是传销家属我更不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确有zf,也有警 察,国人的固有观念遇到问题找警 察,完全正确,但是不知道的是传销组织针对警 察打击包括网上数不尽的传销报道都熟视无睹,传销组织称之为“宏 观 调 控”“吓唬胆小的留下胆大的”,因此,传销人员在遇到警 察的时候并不怕而且不配合警 察,跟警 察“打游击战”,积极的维护 传销,甚至为了做传销聚众 冲击 执 法部门,这也是让警 察头疼的问题。举个例子,网上可查,合肥警方重拳出击打击传销,抓获的传销人员zf买票送到火车站遣返,眼看着传销人员进站检票上了车,等下一个礼拜接到举报再去到上次查处窝点的时候,发现是同一伙人,一个不少。这就证明被传销深度洗 脑的人不会因为警 察打击就放弃自己的发财梦,现实生活当中也是这样,很多刚加入传销的小啰啰不会因为网上报道、警 察打击而放弃传销梦。很多求助反传销人士帮助解救家人的家属早早就报过警,最后发现无济于事的情况下再找我们。很多家属都不傻,能通过警 察解决问题就不会找我们,而我们也并非通过反传销牟利,公益做反传不再少数,我们也曾多次无偿帮助配合执 法部门打击传销并开展集体策反行动。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陈鑫 15小时前

这个需要从传销的派别说起,分为南派和北派,北派就是九十年代那种把人关起来,吃大锅饭睡地铺,逼迫交钱。北派带有很强的暴力色彩,通过暴力行为达到对受害者控制的目的,与此同时进行洗 脑,身心均被组织严格控制。就程度而言,身体控制比大脑控制很严格,所以经常出现很多人进去了想出来但是被人时刻监视着出不来的情况。而南派则是打着“GJ项目”的旗号,宣称为“GJ秘密运行”“暗箱操作”,在通过打亲情牌等方式留下新人考察,每天轮番去到别人家里接受别人洗 脑(组织里面称为“走工作”),再结合当地一些公园建筑雕塑“暗示”,结合虚构PS的“领导人讲话”以及“传销书籍资料”,使得很多受害者被迷惑并完全信以为真,开始自愿加入并交会费,南派的受害者身体上没有被限制,但是大脑控制特别严,组织里面还有相应的一些规 章制度约束着他们,所有被洗 脑的受害者都在无条件的遵守着这些传销制度。所以受害者都是“可以回家但是不愿回家”,就算回了家,待上一段时间又会再一次跑回去继续从事传销。
南北派虽说操作方式不一样使得被骗人员的身心控制程度不一样,但换汤不换药,都需要交会费拉人头和层层返利,南北派通用五级三阶制。

晚风49分钟前

传销组织常用的话术有哪些?国家保密项目?灵药?还是炒股哇~

陈鑫 8分钟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评论

热回答

59

谢谢你的提问。
这个问题的简单回答就是:动物确定也是有感情和认知的。
哺乳类动物,比如我们经常接触的狗狗、小猫咪、宠物猪等等,都是有很强的认知能力,很多认知神经科学实验就是使用这些动物作为实验对象,比如常用的模式生物有大小鼠、兔子等等,科学家们针对大小鼠的行为模式设计出了很完善的实验范式,通过一些常规的实验来检测动物的某一项认知能力:空间记忆、工作记忆、厌恶情绪、焦虑情绪等等。
无脊椎类动物比如章鱼,也有很高的认知能力,我翻译的《最初的爱,最后的故事》里面有一章就是讲这些无脊椎类动物的,还有一本书叫《章鱼的心灵》也是说了章鱼的感知与意识。
还有很大一类生物学家和生态学家,研究果蝇、蜜蜂、蚂蚁等等,都发现他们具有一定程度的认知能力和社会协作能力。
关于狗和猫的认知能力,其实我原来在知乎写过两篇小文章介绍过:《狗是否知道自己是狗》、《猫能听懂人话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那边仔细看看。
简单的结论是而狗狗能够认识到自身,是具有自我意识的。而猫猫们能够非常好的理解人类的指示信号,并且依赖人类的指示信号对不熟悉的物体做出判断。他们对主人带有感情色彩的指示都能给予正确的回应。有不少科学实验能够证实这一点,并不是人类单方面的臆测。

53

当您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明您没有接触过传销,不太了解传销,当然提出这个问题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第一个问题,我不找传销家属,更不是让他们出钱来找我,天底下传销千千万,我只知道每个城市都有很多的传销,具体都有谁在参与传销我不知道,谁是传销家属我更不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确有zf,也有警 察,国人的固有观念遇到问题找警 察,完全正确,但是不知道的是传销组织针对警 察打击包括网上数不尽的传销报道都熟视无睹,传销组织称之为“宏 观 调 控”“吓唬胆小的留下胆大的”,因此,传销人员在遇到警 察的时候并不怕而且不配合警 察,跟警 察“打游击战”,积极的维护 传销,甚至为了做传销聚众 冲击 执 法部门,这也是让警 察头疼的问题。举个例子,网上可查,合肥警方重拳出击打击传销,抓获的传销人员zf买票送到火车站遣返,眼看着传销人员进站检票上了车,等下一个礼拜接到举报再去到上次查处窝点的时候,发现是同一伙人,一个不少。这就证明被传销深度洗 脑的人不会因为警 察打击就放弃自己的发财梦,现实生活当中也是这样,很多刚加入传销的小啰啰不会因为网上报道、警 察打击而放弃传销梦。很多求助反传销人士帮助解救家人的家属早早就报过警,最后发现无济于事的情况下再找我们。很多家属都不傻,能通过警 察解决问题就不会找我们,而我们也并非通过反传销牟利,公益做反传不再少数,我们也曾多次无偿帮助配合执 法部门打击传销并开展集体策反行动。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